产品类别

国家收储难改棉价弱势

  需求短期难以恢复,收储结束前后棉价仍有一跌
  
  2011年四季度的棉花市场,谈供给不如谈需求,因为除美国外,全球主要产棉国棉花普遍增产的形势基本确定,供给已不是影响棉价的主要因素,而需求是主导棉价沉浮的核心。
  
  国内棉花需求短期难以恢复
  
  国内棉花走势为何弱?棉花需求哪里去了?笔者认为四个原因,其一是欧美终端需求的缩减,其二是中国棉纺织品出口订单的转移,其三是被化纤替代了,其四是被紧张的资金链限制了。欧美终端需求缩减的原因是其不尽如人意的宏观经济态势;棉纺织品出口订单转移的背后是加速丧失的竞争力,劳动力成本上升、人民币升值等因素使得未有效转型升级的纺企在国际市场上成本优势快速丧失。这两方面恰恰是一两个季度几乎不可能改变的残酷现实。这决定了欧美终端缩减的需求与被东南亚新兴市场国家挤占的市场空间,短期内难以恢复。
  
  随着前期”减棉增涤“的持续,棉涤价差已逐步得到修复。回落的棉涤价差将反过来削弱涤纶对皮棉的替代作用,同样有利于皮棉需求的”归来“。从指标上看,8月中旬以来棉涤价差已经接近其均衡水平,化纤对棉花的替代作用已经减弱,曾经被化纤替代了的棉花需求已经基本具备了回归的前提。
  
  在中小企业占大多数的棉纺织产业里,资金链紧张已然成为限制需求释放的重要因素。虽然中小企业的生存状况已经引起中央重视,但中小企业融资环境的结构性问题能否就此有实质性改变仍是一个问号。
  
  随着国内皮棉价格的降低,虽然之前被化纤替代的需求正在恢复,但无力回天,皮棉需求疲弱的局面在第四季度不太可能有明显改变。
  
  收储不改大势
  
  不可否认”收储“也是2011年第四季度与2012年第一季度棉花市场的主题之一。在收储时期,收购加工商的利润空间是决定其行为的直接因素。在交储价格确定的情况下,籽棉收购价与加工成本是影响其利润空间的两大变量。9月底郑商所组织的棉花实地考察发现,
  
  近几年随着人员工资、包装物料等成本大幅增长,棉花企业的收购加工成本也逐年提高。2011年德州市收购加工成本已涨至1000元/吨左右,新疆地区的收购加工成本甚至高达1200元/吨左右。收购加工商唯一的选择是压低籽棉收购价,而在收购过程中又会受到棉农惜售的影响。当前棉花收购加工商的处境颇为尴尬,处于微亏或微盈的边缘,由于担忧棉价后期走势,收购不敢放量。
  
  棉价必有一跌
  
  如果价格僵持在当前水平,则可以预见国家收储到的棉花资源将有限,待收储结束时大部分棉花资源仍将在棉花企业手里,在需求仍疲弱的情况下,没有了收储支撑的棉价将下破收储价。
  
  如果棉价在第四季度再度下跌,则棉花收购加工企业利润空间能得到保证,棉企交储有利润,国家也能如愿收到棉花,既调节了2011/2012年度前期市场上棉花资源的存量,也为今后调节棉价准备了资源。从恢复棉纺产业链活力的角度看,前期跌要好于后期跌。
  
  2011年四季度的棉花市场难以找到能提振棉价的利多消息。国家收储对棉价虽有支撑作用,但不能从根本上形成需求,加之棉花收购加工商当前面临的尴尬境地,国内棉花现货价格在收储结束前或结束后必有一跌,前跌后不跌,前不跌后必跌,前跌好于后跌。
  
返回上一页